让与不让之间黄梅戏大清贤相创作散记

大清贤相邻居六尺巷张豫美

让与不让之间——黄梅戏《大清贤相》创作散记

一、安徽桐城有个六尺巷。

巷口一块巨石上,刻着张英那首脍炙人口的诗:

一纸书来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

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据传,吴家与张家为了一块宅地,争执不休。无奈,张家人向在京城当宰相的张英驰书求助。谁料想,张英的态度很明朗,不就是一块宅地吗?让他三尺又何妨!

张家吴家就此互相感化,合修了一条巷子,后人美其名曰“六尺巷”。

如此佳话,正史并无记载,只是民间传说。因而,也有人说,六尺巷的故事发生在河南、陕西。或者说,凡历史上出宰相的地方都有六尺巷,宰相肚里能撑船嘛!

那么,假如不出宰相的地方呢?

忽然想起福建老家,也曾有类似宅地纠纷,邻居盖新房子,越线紧挨着我们的老房子,几乎不留缝隙。那时,母亲的肺都快气炸了,与邻居起了争执,而父亲则息事宁人,隐忍相让。兄弟姐妹几个也生气,为什么要忍让?可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家庭,不忍让又能如何?

家里若有个在京为官的“宰相”,得让弱势群体;没有,也得让,不让就继续吵个沸沸扬扬,然后对簿公堂。

六尺巷的故事,因为有张英的打油诗,一下子崇高起来。然而,此等崇高,也包含着悖论。

其一,两家纠纷的这块宅地,到底是谁的?假如是张家的,出示证据,这事儿就解决了,不必驰书京城;

其二,吴家分明知道张家有个宰相,还不识时务地吵闹,这不是拿鸡蛋碰石头吗?也许那块宅地是吴家的,因而据理力争;

其三,张家驰书京城,希望张英能跟桐城地方官打个招呼,有“权势压人”之嫌。

种种悖论之外,幸好有张英的打油诗。不管引发纠纷的宅地究竟是哪家的,让吧,让他三尺又何妨!

让,是一种气度。

让,也该有个限度。

二、刚接到重写六尺巷邀约之时,没敢应承。写什么呢?无非是把故事复述一遍,新意寥寥,顶多煞费苦心,把这个故事说圆些。或者,写那个夹杂在两家纠纷中的县令,可能会有“左右为难”的喜剧效果,但最后还是脱离不了“当官难”之窠臼。没有一个令人兴奋的切入点,我们慎而又慎。

直到发现了张廷玉。

张廷玉,是张英的儿子,是康雍乾三朝重臣,也是史上唯一配享太庙的汉臣。

史有记载,雍正十一年,张廷玉的儿子张若霭(剧中更名为张若松),殿试高中一甲第三名。张廷玉身为主考,大为惊诧,请求雍正爷让出儿子的探花,不能委屈了天下寒士。就这样,才华横溢的张若霭活生生“降”到了二甲第五名。

有了这样的记载,我们的创作灵感喷涌而出。张廷玉主动让出儿子的功名,比起张英让出三尺宅地,似乎更有意味。

假如说,六尺巷的老故事不敢写,因为我们还站在历史的门外,思绪犹疑;那么,写一个全新的由六尺巷而生发的故事,我们是迫不及待地走进历史,走进张廷玉的心灵世界,走进儒家文化的精神净土。

这台戏沿承了张英的家风家训,聚拢了六尺巷的气场气韵。

这个张廷玉,是从六尺巷走出来的大清贤相。

三、大清,并无贤相一说。

佛家有“邻于圣谓之贤”的注解。贤,与圣人相近,与圣人比肩,是德行高尚的人。取剧名为“大清贤相”,既是对古代清官的景仰,也是今人对现世、对未来的一种渴盼。
贤相之贤,贤在三让。

第一让,儿子张若松升为内阁学士,张廷玉抱病向乾隆帝进言,认为父子同在内阁,于社稷不利,应该给别的栋梁之才让路,不能什么好事都落在张家。这是谦让,是君子之风,山高水长;

第二让,张廷玉七十七岁生日那天,张若松收受了唐伯虎的一幅古画,而且,古画中夹杂着诸多银票礼单。张廷玉带着儿子,挨家挨户连夜退礼。这是廉让,是眼中容不得一粒沙子的较真,是对不义之财的无理由坚拒,是修身养性的儒家文化最彻底的诠释;
第三让,是在张廷玉为乾隆朝惩贪肃吏立下汗马功劳后,为了平息乱象,稳住朝局,执意让贤还乡,更重要的是让出了一生殊荣——太庙配享。这是智让,是鞠躬尽瘁的三朝老臣,为了社稷江山、以退为进的一种智慧,是痛苦而艰难的抉择,是浮名如浮云的豁达,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大愿。

张廷玉之让,源自于儒家思想,也濡养于“让他三尺又何妨”。让之种种风度,不言而喻。但他不是什么都让,让之中也有不让,污吏他不让,小人戚戚他不让,欺世盗名他不让。正因其不让,嫉恶如仇,剑指,树敌颇多,躲在阴暗处的黑手屡屡出招,五十年的宦海生涯,张廷玉却始终不曾倒下。也许有人会问,这岂非是不倒翁?

所谓不倒翁,往往都贴上了处世圆滑、巧言令色的标签。而张廷玉这个“不倒”翁,在波谲云诡的朝局更替中何以不倒?说到底,只有四个字可以支撑他的不倒——道德洁癖。

辅佐三代君王,张廷玉每天都勤勉办差,从无过错,康熙帝赞他是活字典,雍正帝夸他一天办的事,别人十天也未必能办好。这种数十年如一日的修为,是道德洁癖的基本要素;

张廷玉官居高位,洁身自好,从不摆酒做寿,从源头上断绝了请客送礼的歪风邪气。再者,有好处从不考虑自己的儿子,家教近乎严苛,决不允许家族的荣誉沾染一点点的灰尘,这是道德洁癖的深刻内涵;
敢于同利益集团、恶黑势力斗争到底,置个人生死安危于度外,为了国家利益不惜牺牲个人名誉,这是道德洁癖的终极体现。
伟哉,贤相!

四、现实生活中的许多细节,都与“让”字息息相关。最常见的是行人过马路的时候,开车者鲜有让人。马路上的拥堵,往往就是互不相让造成的。什么时候开始,国人不排队了?不但不排队,还理直气壮地插队。还有许多悲剧的发生,是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口不积德,不知道退一步海阔天空的道理,最终断送了性命。

曾经游历几个发达国家,那儿的人们反而处处都在让。电梯口等候,他们总是微笑着请你先进去;斑马线前,汽车远远地就减速停下来,等行人先过;排队的队伍从来都是直线,不会分叉成两三个队伍;即便是你不小心踩了他,也是他先说对不起。有一回在布拉格,高速路上发生了一起车祸,随后所有的车子都停下来,几乎所有的人都冲过去救人。这样的细节太多太多。那时那刻,让人不由得反思,我们的文明,究竟怎么了?

让与不让,是一个国家文明程度的标尺。有了让,才有秩序,才有仁义礼智信,才有文明。就像六尺巷的古老传说,很多事情不一定非得凭借法律的武器来解决,道德的修行和约束力是文明之花的营养剂。

写作《大清贤相》,不只是为了歌颂古代的一个清官,更想在历史和未来的交汇处,为今世注入如许营养剂。

黄梅戏大清贤相

安庆市黄梅戏剧院演出

编剧 余青峰 屈曌洁

导演 卢昂

作曲 陈华庆

舞美设计 胡佐

灯光设计 蒙秦

服装设计 张豫美

化妆造型设计 王红

技术导演 童强

领衔主演 黄新德 熊辰龙 董家林 马丁 虞文斌

主演 夏丽娟 王琴 潘文庆 卢宇 夏圆圆 熊东旭 崔克勇

2015年9月28日晚20:00

第七届中国黄梅戏艺术节隆重献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