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梅戏名家杨俊做客市民有约

市民有约双下山妹娃要过河杨俊 她是黄梅戏电影《孟姜女哭长城》里的孟姜女,86版电视剧《西游记》里的白骨精,家喻户晓的“黄梅戏五朵金花”之一。她主演的《妹娃要过河》是湖北黄梅戏的代表作,成为本月19日全国地方戏曲南方会演的开幕戏。

她就是著名黄梅戏表演艺术家、湖北省戏曲艺术剧院院长杨俊。前日,楚天都市报《市民有约》栏目,邀请杨俊与本报征集的戏迷们互动交流,畅聊黄梅戏。

受邀参加活动的20多位戏迷,有医生、教师、高校大学生、研究生、自主创业者,而在那一刻,他们只有一个身份——杨俊的铁杆粉丝。

一个多小时的互动,戏迷们表现踊跃,有的还唱上一段杨俊的经典唱段,请偶像评点指导。杨俊真情袒露,有问必答,戏迷们或为杨俊的一个表情会心微笑,或被她对黄梅戏的执着与热爱感动得热泪盈眶……

现场对话◆◆ 来湖北发展是我最正确的选择

市民代表:湖北黄梅戏在上世纪80年代走入低迷,时任省委的关广富提出“把黄梅戏请回娘家”,你是受邀的首席吗?

杨俊:我能够来湖北,的确是受当时湖北省委、省政府之邀。当时黄冈方面拿着我的照片,代表湖北来到安徽寻找杨俊。交谈中,我感受到了湖北省委、省政府发展黄梅戏的决心和诚意。后来证明,来湖北是我人生中最正确的选择。

市民代表:《妹娃要过河》将湖北民歌《龙船调》发扬光大了,让黄梅戏和湖北鄂西文化元素交织在一起,这是不是你艺术生涯中的一个辉煌?

杨俊:《妹娃要过河》是我比较喜欢的戏之一。我个人还比较喜欢《双下山》,《双下山》代表了我的青春。另外,《未了情》是我千载难逢的一部戏,我在这部戏中完成了艺术上的成长。

《妹娃要过河》对我是挑战,在将步入50岁的年龄演一个18岁的少女,是“一难”;而且,《妹娃要过河》,是决定我从黄冈来到武汉后能不能立得住的一部作品,能不能在武汉也唱出名?这在我心里是“二难”。导演张曼君给了我信心,她说感觉我就是“阿朵”。2011年,《妹娃要过河》首演演完,听到观众热烈的掌声,我心里五味杂陈,很想哭。这是我远离舞台7年后又重归我心中的舞台,可以说《妹娃要过河》是我的救命草。

戏迷心声◆◆ 你是我们所有戏迷心中的阿朵

当日互动沙龙上,戏迷代表纤云(网名)现场演唱了一段《妹娃要过河》中18岁的阿朵的一段经典唱段。杨俊赞她的演唱有水准,接着又一个字一个字地教戏迷,如何唱出每个字的韵味。跟着甜美娇羞的嗓音,杨俊脸上也浮现出少女般娇羞的表情。

戏迷徐梦雨向杨俊袒露心声,说有一次看完《妹娃要过河》,抱着花来到后台,打算求合影。但当看到刚刚还在台上千娇百媚的杨俊,此刻已累得说不出话来,她不忍心地悄悄退出后台。

谈及此,杨俊颇为动情地说,这对于演员来说都是常态,“因为长期舞台演出,我的双膝永远是水肿的,破的。有人说,你为什么每次都要真跪真摔?我想,如果不能打动我自己,怎么能打动观众。演《妹娃要过河》时,每次跪下去蹲下去的时候,姆妈和阿龙(戏中角色)都会用劲地把我搀起来,但当我站起来时,我还是那个充满青春活力的18岁少女。”“你不仅仅是阿龙哥心中的阿朵,还是我们所有戏迷心中的阿朵。”戏迷说。杨俊笑了,她说,有你们这句话,一切都值得。(记者 徐颖)

(摘自 《楚天都市报》)